猫颜祸水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李白白的头像(´・ω・`)

屋漏偏逢连夜雨,前文

屋漏偏逢连夜雨
博三
按照被独孤博抓来的月份算,现在也该七月份左右了。
一点七月流火的感觉都没有……独孤博的药铺是个不受季节更替影响的封闭圈,这里终年弥漫着药香味儿,时而掠过几只鸟儿洒下洋洋盈耳的啼鸣。
而唐三大多数情况下也顾不得那么多,充其量坐在山口处放放鸽子发发呆,老怪物不允许他离开药铺,那么他就不能离开。
唐三体内独孤博的内丹能让独孤博轻而易举的找到他。比如,现在空落落的坐在山口的唐三,身后已经不知何时弥漫绿色的毒烟,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独孤博那几乎终日戴着黑色手套的手顺着唐三的下颚要害滑过喉结,又一直向下摸到脖颈,那种几乎与自己无缘的温热触感,此刻唾手可得。
唐三仍然远看着,视独孤博为无物。直到独孤博用手扣住自己的脖子,用冰凉的唇摩擦唐三的侧脸,啃咬他的耳垂,舔舐他的耳廓,黑色手套包裹着的修长的手在唐三的脖子上稍一用力,唐三的呼吸就开始紊乱,他推着独孤博的胸膛示意让他停一停。
“……想什么呢?”独孤博调笑着,每次独孤博超过半天不来药铺,唐三就会变得十分安静,就像尊洋娃娃一样。
“嗯……没事,回去吧……”唐三的语气也不比以往,要舒缓的多。
不过
“老怪物我要的玄铁呢?”唐三质问。
“啊?那种东西我上哪里去给你找啊!”独孤博狡辩。
“呸!听你瞎说,就凭你毒斗罗的名气,跑街上随便喊一嗓子有哪个卖铁的不会哭爹喊娘地把最好的玄铁供出来!”
“本座凭什么给你跑腿!”
“就凭我现在在给你解毒!”
“我们条件第一天就说好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计较这些……”唐三翻了个白眼,把今天份的棒棒糖给了独孤博。
独孤博一边舔他的棒棒糖,一边看着唐三的神色:他偷瞄了自己一眼,然后下意识摸了摸肩膀,即便别过头去,他红透的耳根还是暴露了。
“……咋?”独孤博问。
“……咬轻点,疼……”
“……莫非这棒棒糖与你血肉相连?”
“你知道我说得是什么,别岔开话题。”
“放心,你那点儿血毒还毒不死我……”
“本来药里已经加了,你再喝我的会超量的,下场我也告诉你了吧。”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独孤博话音刚落,唐三就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已经听唐三怼自己的话听到耳朵长茧的独孤博早就免疫了,他两眼望天双手抱胸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
“那……以后我直接'用你'解毒得了?”独孤博阴阳怪调地说着,故意揶揄唐三。
“……色胚”唐三捋了捋垂在耳边的头发和发饰。
“我们彼此彼此吧。”独孤博封号斗罗之后英气的面容可算是少见的好看,唐三大概第一次见面就意识到了这人忽略毒辣的性格之外那张完美的皮囊。







什么你问我肉呢?tag里自己往前找呗,这是补发的前半段∠( ᐛ 」∠)_

屋漏偏逢连夜雨,车……也不知道开在lof里会不会翻……_(´ཀ`」 ∠)_

∠( ᐛ 」∠)_一直觉得闪闪最受,掉进黄金三靶之后发现其实迦尔纳最受

感谢官方,感谢党,感谢卡池∠( ᐛ 」∠)_倾家荡产出黑狗,满足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叶神生快!快给全联盟生猴子去!_(´ཀ`」 ∠)_

修:怎么,长得一样就认不出谁是谁了?厨力不够啊……
秋:哥,你能不抽烟吗?

_(´ཀ`」 ∠)_……懒癌晚期……懒得描线……

纪念saber八十……_(´ཀ`」 ∠)_肝的身心疲惫